相关文章

深圳住人集装箱真相调查:并非“蜗居理想国”

  集装箱“蜗居”真相

  深圳的住人集装箱并非“世外桃源”,住客承受巨大心理压力,期待改善居住条件

  “又来了,我什么都不想谈。”电话那头,深圳市创业达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创业达”)的负责人张木生无奈地叹了口气。

  最近,张木生每天都能接到十多个记者的电话,无一例外都是要求见个面,谈谈住人集装箱的事情。

  自从3月16日媒体披露,深圳有人在集装箱里一住7年的“蜗居”生活之后,这个与深圳高房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故事迅速在网上被热炒。

  不过《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住人集装箱多数是租给附近工厂作为员工宿舍。

  住集装箱,可谓是“蜗居”的极端形式。尽管有人提议,不妨让“集装箱住房”成为合法的过渡住宅,但在现行的土地政策下,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学者认为,只有将住房保障覆盖到非户籍人口,才能改变集装箱“蜗居客”们令人心酸的居住条件。

  18平方米“蜗居”生活

  经过多番打听,本报记者在宝安区107国道附近的一个路口,采访到了居住在一个大概规格为“3米×6米”的集装箱,并做起了零售香烟、饮料生意的一户人家。

  “住在这里当然不好啦,高速公路旁边,白天黑夜都是那么吵,里面也很小。”一位湖南来的女子告诉本报记者,平时她就在集装箱里做点小生意,她的丈夫则在附近的汽修公司修车。

  在这个十来平方米的集装箱里,摆下了一张简陋的木床之后,剩下的空间只够用来摆放一些零售的物品,集装箱的“尾箱”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间,仅能满足最简单的生活需求。而这家人平时最大的娱乐,就是摆弄一台小小的DVD。

  集装箱的背后就是一家工厂,这里的水和电才得以配套齐全。上述女子表示,这里是他们以每月500多元租下来的,相对附近十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她更愿意住在这里,但心里也清楚这里仅仅是权宜之计。

  住在集装箱里,远非网络描述的如“世外桃源”,背后辛酸,唯有住者自知。

  就在宝安区107国道机荷高速入口创业达的生产基地附近,是另一家集装箱“居民”,日常主要经营废旧五金回收生意,集装箱的四周用破旧的织网围成一圈,前后则用两扇小铁门来把门。

  由于近日受到多家媒体的“骚扰”,这户人家由最初毫无防备地随意介绍自己,开始变得惴惴不安,他们担心这片简陋的家园会因曝光遭拆迁,因此对记者的采访并不欢迎。面对记者,经常是随便聊几句,女主人便失声大哭起来,可见其心理压力之大。

  “家用”集装箱非常少

  “普通的老百姓怎么无端会买个集装箱来住呢?”张木生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公司所生产的住人集装箱主要是面向企业,特别是一些流动性比较强的建筑企业,目前网上所流传的“每个每天6元”的住人集装箱主要是租给迁移性强的建筑公司作为工地员工宿舍使用。

  深圳宝安区107国道机荷高速入口附近,是网上流传的住人集装箱林立的地方,但据本报记者实地调查,沿路咨询多位当地的治安巡逻员以及摩托车、面包车司机,均被告知附近居民租赁或购买集装箱用于居住的情况非常少。

  创业达生产基地的集装箱样板以及一些图片广告显示,创业达的产品包括了“3米×12米”的综合住人集装箱、“3米×6米”装十个床位的集装箱工地宿舍以及不同规格的集装箱办公室、厨房、厕所、商铺等,唯独没有看到标明作为民用住宅的一房一厅集装箱。

  张木生算了一笔账,集装箱租给工地最短租期一般不低于120天,一年可以分租给多个工地。如果租的量大,每月均有不菲的现金流进账。普通的集装箱,如果卖给个人,大概售价在1万元左右,但是购买的人非常少。

  “你买了集装箱,还要有地可以放,而且有水有电才可以生活。”张木生表示。或许这也是创业达的住人集装箱主要面向企业的原因。

  不过记者还是在107国道兴围路口附近发现一个设施“豪华”的办理租售业务的集装箱办公室。在这个3米×6米的集装箱里,安装了透明玻璃门,并开了两扇窗户,箱内配套有卫生间,安装了空调,并置办有办公的桌椅,桌面上甚至还有功夫茶的全套茶具。

  但是,像这样的集装箱,大多作为办公室或者商铺所用,而在工地集装箱或者民用集装箱里,床、餐桌、卫生间,这“三件套”几乎就是标准配置了。

  并非“蜗居理想国”

  在网上,集装箱住房被热炒为是“蜗居”的“理想国”——买不起房子,就买个集装箱住。

  问题在于,土地可不会这样便宜。如果是正规拍卖的建设用地,单是“面粉”价,也足以让普通市民难以承受。即使是保障住房地块,也需提高容积率,集约利用。作为正式住宅,住人集装箱的“落地”是个难题。

  其实不用那么认真,网友们表达的是一种情绪,对于高房价的不满。

  深圳市国土房产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1月份该市新房均价为每平方米22955元,同比2009年翻了一倍。特区外的宝安区、龙岗区,房屋均价也普遍在万元以上。

  从租赁市场的情况来看,多个房地产中介披露的数据均指向大致相同的价格区间:特区内单身公寓的租金价格区间在1200元~3500元之间,农民房租金略低,在800元~2500元之间。而特区外的宝安区、龙岗区,就在集装箱住房一带附近,多个小区挂出的招租横幅显示,月租金大概在1200元左右,农民房租金500元~1000元之间。

  “集装箱‘蜗居’也罢,三轮车‘蜗居’也罢,这些都是深圳贫富差距过大下低收入阶层的住房现象。从公共管理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灰色地带。”深圳市社科院房地产与城市营运研究中心主任高海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短期内贫富差距仍将持续拉大,这些过渡性措施的出现很正常。

  日前,同样是在深圳特区外的龙岗区布吉一带,三轮车“蜗居”族也成为焦点。来自安徽的一群工人,白天从事修房屋漏水的工作,晚上则住在不到5平方米的农用机动三轮车上。三轮车既是堆满工程材料的工具箱,也是摆放床和锅碗瓢盆的家。

  高海燕认为,从深层次来看,这是政策性住房的服务半径与城市经济社会高速发展之间的矛盾。深圳的产业结构优化过程必然伴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对于宝安区、龙岗区这些特区外低收入阶层的住房困境,政府其实也在犹豫是否应该将住房保障的范围扩至户籍人口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