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野鸡”亲子鉴定横行深圳(图)

  深圳司法局司法鉴定办负责人表示,根据我国《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规定以及广东省司法鉴定协会的指引,鉴定机构在进行亲子鉴定时应当审查、留存被鉴定人的身份资料证明,被鉴定人合影及被鉴定人签名指摸等相关资料。所以,“匿名鉴定”并不符合相关规定和指引。

  不过,因为匿名鉴定私密性好,而鉴定者与鉴定机构往往形成心照不宣的共谋关系,虽然并不合乎相关法律,但这种业务却在大行其道。

  乱象:“匿名亲子鉴定”给钱就能做

  圣廷苑酒店世纪楼的一间办公室内摆放着几台电脑,工作人员在电脑前各自忙碌。如有客户上门,将被领进一间办公室面谈,桌上还摆放着取样的采血针和棉签。这里是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设置的广东取样处,可提供亲子鉴定服务。

  进入面谈室后,暗访的南都记者表示要进行“匿名亲子鉴定”,客服人员Y小姐即拿起桌上的采血针和棉签并熟练地介绍起来。Y小姐介绍,可以用采血针刺穿皮肤,然后将血样滴在D N A样品采集卡上;或用棉签伸进口腔,在脸颊内侧的粘膜处稍用力反复上下刮拭15下,让棉签头充分接触粘膜,然后晾干即可完成采样。

  Y小姐表示,这种匿名亲子鉴定不需要核查证件信息,客户若担心会暴露隐私,可以直接在家取样然后快递到公司。取样之后,双方签署DN A亲子鉴定协议书,然后付款,而当北京实验室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可以采用自取、快递或者E-m ail的方式告知结果。而整个鉴定过程都不需要被鉴定人出现。

  在网上输入“深圳 亲子鉴定”搜索,出现了2160000个搜索结果,其中不少是亲子鉴定机构打出的广告信息,一些鉴定机构的特色招牌正是“匿名鉴定”。

  一家设在广州的名为科为源D N A亲子鉴定机构透露,如果被鉴定者不方便到场,缴费后可以通过快递将血液或唾液样本寄送至公司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也可通过快递送达。整个过程,被鉴定人不需要露面。

  另一家名为香港美亚的机构则表示,对于不方便到香港进行鉴定的客户,也可以在家取样,然后通过深圳的工作人员将样本带去香港完成鉴定。

  华大基因:匿名鉴定不受区域限制

  虽然市场上各种亲子鉴定机构都在做宣传,但实际上,按司法部有关规定,司法鉴定机构在外地设分支机构必须经过当地省一级司法部门批准。也就是说,要在深圳进行这项业务,必须得到广东省司法厅核准执业的法医物证鉴定资格,但目前深圳取得资格的机构却只有四家。分别是深圳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广东省深光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广东太太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及华曦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

  司法局方面表示,凡不属于这四家机构而在深圳开设亲子鉴定机构并收案的,均属违规。

  南都记者暗访的这家提供匿名鉴定项目的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隶属于深圳华大基因。对于提供匿名鉴定和跨地区鉴定的行为,华大基因方面昨日表示,根据2005年2月28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的第八条规定,“各鉴定机构之间没有隶属关系;鉴定机构接受委托从事司法鉴定业务,不受地域范围的限制”。

  华大基因方面表示,匿名亲子鉴定属于非司法类服务检测,任何具有DN A检测能力的公司均可进行,国家无任何规定对此进行禁止,不受区域限制。所出具的结论是《咨询意见书》,与司法鉴定无任何关联。

  对此,深圳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并不认同,“法律明确司法鉴定不允许异地执业,鉴定现场要对当事人进行采样、照相、审核,异地执业只具备采样环节,没有审核环节,执业过程与结果不具备一致性”。

  市司法局该负责人透露,华大基因方面援引的《决定》,仅适用于委托亲子鉴定收案的行为,也就是说,外地客户可以把相关资料快递到北京进行亲子鉴定,但如果他们将分支机构设置在深圳而并未经过深圳相关行政部门审批,甚至在本地进行揽案行为,就显然违规。

  对于匿名鉴定的行为,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涉嫌隐私,根据相关规定,鉴定机构在进行亲子鉴定时应当审查、留存被鉴定人的身份资料证明,被鉴定人合影及被鉴定人签名指摸等相关资料,所以这种“匿名鉴定”并不符合相关规定。而华大基因方面陈述的“任何具有DN A检测能力的公司均可进行,国家无任何规定对此进行禁止”并不妥当。

  业内人士:匿名鉴定可靠性或存疑

  “市场蛋糕大了,想要分一杯羹的人肯定更多。”深圳一家合法亲子鉴定机构的负责人贺静(化名)表示,有些亲子鉴定机构在深圳设置的只是咨询点,并不配备鉴定人员和设备,仅仅靠一两人采集样本,然后将样本送到外地鉴定机构完成鉴定。因为无法保证送样的真实性,或者在快递样本时有可能被污染,被鉴定人可能难以获得真实的鉴定。

  贺静认为,一方面,在传统的中国人看来,亲子鉴定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既想知道结果又不想暴露身份;另一方面,正规的司法鉴定机构收费相对比较高,程序也比较繁琐,还需要出示各种证件,不少客户希望能找一些“更省事”的机构来做。

  基于这些原因,提供匿名亲子鉴定服务的鉴定机构在市场上能迅速找到客户。贺静透露,很多人也知道这种匿名的亲子鉴定不具备法律效应,所以进行亲子鉴定是投石问路,一旦发现孩子“来路不明”,就会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方配合亲子鉴定。按照目前的司法操作模式,如果另一方拒绝亲子鉴定要求,将视为可疑。

  贺静表示,就现有的技术水平来说,亲子鉴定的准确率很高,但在采样、检测过程中,一个细节的差别都会造成结果的千差万别,所以他们会要求被鉴定人到场,由专业工作人员进行取样,这也是对客户负责。

  深圳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主任王女士透露,来进行亲子鉴定的人士大概分为两类,一类是因为出国或上户口的需要,大约占鉴定量的三成,这类鉴定只是需要证明结果;而第二类是确实需要确定亲缘关系,例如怀疑子女并非亲生、怀疑医院抱错小孩,以及失散家庭认亲等,这类大约占鉴定量的七成。

  深圳市司法局方面表示,亲子鉴定的业务量逐年稳步增长,但具体数量不便透露。深圳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透露,去年亲子鉴定数量大约在1000-2000件之间,大约比前年增加两成;而在去年的亲子鉴定结果中,被鉴定人确定为不存在血缘关系的案例大约占到案例总量的两成。

  [尴尬]

  合法机构“非法”设点主管部门无处罚依据

  虽然市场上存在多种违规现象,不过主管单位却对此“束手无策”。

  不过,司法局方面提醒,客户到这类机构进行亲子鉴定往往不受深圳管辖地保护,也就是说,一旦鉴定结果不准确或出现其他纠纷,因为这类机构的管辖地不在深圳,市民即使到司法局投诉也无法受理。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